相关文章

大庆谋百年

来源网址:http://www.sdogt.com/

    在大庆油田的“皇家实验室”里活跃着一批充满创造激情和创新能力的年轻人,他们正谱写着新的铁人精神; 

    寻求新储量、油田里寻找大气田、向海外市场要供应,大庆油田已经建立了现代化的发展战略; 

    绿色油田、环保油田的创新之路,让大庆彻底远离“第二个巴库”的悲剧……

    2005年12月28日,黑龙江省委书记钱运录上任的第四天,他走访的第一家企业就是大庆油田。

    在中国,从中央到地方,没有人可能忽视大庆油田的存在。

    这是一个在被外国专家认定为贫油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企业,是一个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承载了共和国高度责任和神圣使命的企业,更是一个打造了影响几代人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的企业。

    只有走进大庆,感受大庆油田人的精神风貌,你才会明白,这个共和国长子、世界最大的三次采油基地的身上,肩负着怎样的历史使命……

    而当今的大庆油田,在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的同时,也承受着某些外来压力。一个不可否认的的事实是,大庆油田历经40多年的开发,目前已经进入一个特高含水期,于是,国内外某些对石油行业一知半解、甚至别有用心的机构和个人,就开始制造和散布大庆油田快采不出油、中国将出现石油危机等不负责任的言论。

    就在外界充满疑问的声音不绝于耳的时候,2004年初,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玉普提出了“持续有效发展、创建百年油田”的发展战略。

    百年油田——这是一个世界石油史上无人敢提的概念,大庆油田何来如此胆识?

    现在,两年过去了,大庆油田正以一个个不争的事实,向世人验证着百年油田的现实之路:

    松辽盆地北部深层探明的1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长垣外围相继探明的20亿吨以上各级储量、海拉尔盆地探明的1亿吨石油地质储量、领先世界的大陆相砂岩油田水驱开发和聚驱开发配套技术、主力油田高于国外同等油田15个百分点的采收率以及油田人在新形势以及严峻考验面前表现出来的精神气概等等,无一不为大庆的可持续发展和“百年油田”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2005年,大庆油田又创造出新的奇迹:生产原油4495.0966万吨、天然气24.4295亿立方米,续写了全国原油年产量第一、采收率第一、纳税第一的纪录。

    今天的大庆油田,不仅向世人证明了其稳固的发展速度,更展示了其创新的专业精神……

    “新铁人”新在能创新

    ——自主创新打造百年之基

    有研究表明,如果,大庆油田的采收率提高1%,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个玉门油田;如果,大庆油田的采收率提高5%,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个克拉玛依油田;如果能在室内研究中找到一种采收率提高10%的方法,其效应等于放了一颗原子弹……

    科技创新,无疑是打造“百年油田”的力量源泉。

    从理论上说,油气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决定了无论如何追求“百年油田”,可能都摆脱不了“油田百年”的结局。大庆油田曾经连续27年石油高产、稳产,造就了世界油田史上无可比拟的辉煌,但作为一个资源型的企业,也无法逃避资源自然递减的历史规律。

    大庆油田经过40多年的开发,储采不平衡的矛盾已经日益突出,“边、老、低、难”资源所占比例越来越大。在油田高含水开发后期,油田开发还面临着综合含水率上升、自然递减率上升、储采失衡等诸多矛盾,给百年油田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严峻的挑战。要想解决这一问题,除了在勘探上要有重大突破之外,还必须在开发上最大限度地提高油田采收率。

    杨振宇——颠覆法国专家

    “把表面活性剂忘了吧”,法国专家的这句话曾差点让大庆油田丧失信心。

    据介绍,20世纪40年代以前,大庆油田开发主要是依靠天然能量消耗开采,一般采收率仅5%~10%,称为一次采油;二次采油是依靠人工补充油层能量的物理作用提高采收率,通常采用人工注水(气),保持油层压力,采收率可提高到30%~40%;三次采油不同于二次采油,它是在注水保持油层压力基础上,又依靠注入大量驱油剂--诸如聚合物、表面活性剂、碱剂等,改变流体粘度、组分和相态,具有物理、化学双重作用,不仅进一步扩大了注入水波及范围,而且使分散的、束缚在毛细管中的残余油重新聚集而被采出。

    其中,15年前还鲜为人知的三元复合驱技术,在大庆油田也是历经风雨方见彩虹。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位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法国国家研究院技术专家,在对大庆油田进行了三次采油可行性研究后,认定了大庆的原油酸值低,不易形成超低界面张力,不宜采用表面活性剂驱。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只有高酸值原油才能开展三元复合驱。

    临走时,他留下一句话:“大庆原油酸值低,需要大量的昂贵表面活性剂,得不偿失,你们大庆人还是把表面活性剂驱彻底忘了吧!”

    这句话就像一团阴云一样一直萦绕在三采人的心头,挥之不去。

    1990年,三次采油硕士研究生杨振宇毕业了,刚到三采他就听说了这句让三采人如梗在喉的话,他不明白的是,这还什么都没开始呢,怎么就要结束?

    生性腼腆倔强的杨振宇不信这个邪,他闷头扎进图书馆,苦苦寻找适合大庆油田的活性剂配方,经过一连数月的调研和分析,瘦得皮包骨头的杨振宇在项目组同志的协助和帮助下,打破了法国权威的断言,创新了三元复合驱技术理论,得出大庆三元复合驱在技术上可行的新结论。

    但按照常规实验方案,是8万多个实验点,10年的工作量。10年,太长了,于是杨振宇建议优化实验方案,先“粗”后细,优中选优。当0.1毫米厚度的实验记录纸堆积成几米高时,项目组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得出石油磺酸盐类和烷基苯磺酸盐类表面活性剂适合大庆油田的结论。

    为此,大庆油田先后进行了5个先导性矿场试验,结果表明三元复合驱可比水驱提高采收率20%以上,这意味着三元复合驱不但可行而且效益可观。    

    伍晓林——震惊美国人

    正当大家为三元复合驱技术的前景所欣喜振奋时,另一道巨大的难关再次摆在面前。

    先导性矿场试验所采用的表面活性剂均是价格昂贵的进口货,要大规模应用的话,每年还要交纳不菲的专利使用保护费,巨额的成本让三元复合驱技术一度陷入低谷。

    此时,另外一个“毛头小伙”挺身而出,“外国人能做到的,我们不但能做到,还能做得更好,我们完全有能力自主研制和生产表面活性剂!”

    这个勇挑重担的小伙子就是1994年精细化工专业硕士研究生伍晓林。3500多次实验,2100多次修改后,伍晓林终于破解了“密码”,创立了表面活性剂工业化生产合成路线,并首战告捷,其产品的总体性能与国外同类产品相当。

    一招活棋满盘赢,国字号表面活性剂用于工业性矿场试验取得了明显的增油降水效果,仅一个区块就比进口驱油剂节约1.47亿元。

    此举震惊了美国人。

    为了解决三元复合驱中碱对采油设备的影响,杨振宇和伍晓林,这对三元复合驱技术的“双子星”,一个琢磨新型弱碱表活剂的“黄金”制备技术流程图,一个设计矿场试验的最佳方案,他们合作得亲密无间,攻关组的各项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

    2005年,小井距南井组先导性矿场试验现场传来喜讯,试验区降水、增油效果显著,中心井比水驱提高采收率达到了24.66%,并且腐蚀性降低。他们创造了新型表面活性剂当年研制、当年工业化生产并矿场应用的国内外三次采油的奇迹。    

    大庆油田的“皇家实验室”    

    杨振宇、伍晓林,只是大庆油田科技创新的年轻队伍中的代表,至今,像王德民院士、新时期铁人王启民老总这样的科技领军人物依然战斗在科研一线。

    当年,铁人王进喜靠艰苦创业谱写了大庆的辉煌,而今天的大庆人,用科技创新发扬光大铁人精神,续写大庆的新篇章。

    聚合物驱油技术、三元复合驱油技术、泡沫复合驱油方法,这些由大庆人自己发明、自主创新、获得国家和国际发明专利和发明大奖的驱油技术,标志着大庆油田的科技创新已经走在当今世界油田技术的最前沿。

    据介绍,三元复合驱油技术即将成为“十一五”、“十二五”的主导技术,其世界领先的技术水准,令其已经获得发明专利23项;该技术在水驱的基础上提高采收率20%以上,将给中国石油新增10多亿吨可采储量。

    而由大庆石油技术人员自主发明的泡沫复合驱油方法,目前正在扩大试验,分别比聚合物驱和三元复合驱提高采收率20和10个百分点以上。现已在美国、英国、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家获得了发明专利,是当今世界最前沿的驱油技术,2005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三次采油实验室大楼,在大庆油田技术人员的眼里就是他们的皇家实验室,走进这座皇家实验室,记者见到的是一群年轻的已经开始挑大梁的技术人员,见到的是世界上领先的设备和自主技术。油田公司新闻文化中心的孙大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这里,实验失败并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老总王玉普说的好,对于一个开发建设了几十年的老油田来说,创新已经成为谋求新发展的内在要求,如果我们发展的思路没有大的解放,管理没有大的改进,技术没有大的突破,就不会走出一条资源采掘型企业持续有效发展的道路。能够证明一个理论不可行也是一种成功。目前,这个曾作为大庆油田总工程现的专家型企业家,至今仍担任着公司科技攻关队队长之职。

    如今,四次采油技术已超前储备。微生物采油技术经过近10年的攻关,开发了以原油中物质为主要营养剂的微生物驱系列菌种。研究表明,可在三次采油之后进一步提高采收率,有望成为油田开发后期的主要接替技术。